首页>资讯>殷人东渡美洲的甲骨文证据
殷人东渡美洲的甲骨文证据

来源: 作者:温玉成 发表时间:2019-06-28 09:38:18


2000年,我写了《从“殷人东渡”说到“挹娄人”》的论文(刊于泉州市《海交史研究》,20002期,20001215日)。论文中,用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山湾子青铜器窖藏出土的“入父甲簋”(西周早期器)为例,证明商代灭亡后,有殷人遗民“入族”一支,移居辽西地区。论文中,考释《山海经·海外西经》中“有树名曰雄常。先,入伐,帝于此取之”,论证“入族”征伐过肃慎,到达了黑龙江下游地区。论文批评了张光直先生的“玛雅—中国文化连续体”说,指出“殷人东渡绝非子虚乌有”;并认为“阿留申群岛是沟通亚、美两大洲最方便的桥梁”。

201211月,我在河南大学出席“孙作云教授百年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见到了多年未曾晤面的老朋友、南京大学范毓周教授。他赠我一篇重要论文《殷人东渡美洲新证—从甲骨文东传墨西哥看商代文化对新大陆的影响》(刊于《文物天地》,20129期)。

原来,20013月,范毓周教授与中、美学者一起赴墨西哥作专题考察:《商朝与奥尔梅克文化间的跨太平洋联系研究》。重点考察了墨西哥塔巴斯科州(Tabasco),毕尔霍摩萨城(Villahermosa)的拉文达公园遗址(La Venta)。在拉文达公园4号祭祀遗址中,由16个小玉人和6根玉圭组成。其中,红色玉人1个;绿色玉人12个;白色玉人3个(他们全无头冠,是否原有头冠都已腐朽?)该遗址的时代,在公元前900年左右。

6根玉圭中,发现玉人身后左边的两根玉圭上刻有明晰的文字,即原编号5号及6号玉圭。范教授等学者做了细致的研究。5号玉圭文字竖行,对照甲骨文,释读为:“十示二,入三,一报”。6号玉圭文字竖行,对照甲骨文,释读为“小示”。

范教授指出,文字解读后,“我们会发现,它所叙述的内容竟然与……玉人摆放的情景惊人地吻合”。12个绿色玉人就是“十示二”,即盘庚至帝辛(殷纣王)共12代商王。“一报”,就是地位最尊的红色玉人,商代的始祖。我们可以进一步明确指出,这位商代建国的始祖就是成汤。《史记·殷本纪》云:“天乙立,是为成汤”。集解云,殷人尊汤,故曰天乙。天亦帝也。从而可知,天乙(成汤)就是帝乙,帝一,就是商代开国第一人之义。乙、一通也。所以,“一报”就是对“一(乙)”的报祭。在玛雅文化中,红色是东方的象征,太阳升起的地方,可以重生。

范教授也指出,“入三”是3个白色玉人,他们身边的6号玉圭上刻“小示”二字,“表明3个走进来的白色玉人可能是属于旁系的祖先”。我们可以进一步明确指出,殷商遗民“入族”,在西周初迁移到辽西喀左一带。山湾子窖藏出土了青铜器“入父甲簋”,可以推测为入族迁移的第一代。入族征伐过黑龙江下游的肃慎,可称为入族第二代。到了入族的第三代,率部东渡,到达美洲。恰好就是“入三”了。“入三”应该是“入父丙”。公元前11世纪末叶,周武王伐纣,殷商亡国。再经历三代,大约也就是公元前900年前后,这与遗址的年代完全吻合。当然,亚洲人东渡美洲也许还有多次。

常常被历史学家忽略的是,历史语言学家指出:“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中,有一支尤皮克语(Yupik),分布在西伯利亚极东部及阿拉斯加西南部,跨越白令海峡。语言非短期可以形成,从而证明这两个地区联系十分悠久(参考:德国哈杜默特·布斯曼著《语言学辞典》,页139,商务印书馆,2003年刊)。

墨西哥拉文达4号祭祀遗址的甲骨文解读,宣告了殷人东渡美洲是不容置疑的历史事实,应该结束400多年的争论(1590年以来),重新审视亚洲与美洲文化交流的历史,意义十分重大。

殷人东渡美洲,不可能走横渡太平洋的航路。他们只有二条可行之路,一个是借阿留申群岛岛链(全长2250公里,70多个岛屿,可以居住者三、四个而已);一个是跨越白令海峡(海峡中间有属于俄罗斯的“大代尔米德岛”Big Diomede,距离亚洲及美洲大陆,各有80—100公里)。当然,这迁移路线还需要考古资料加以证明。美洲的原始社会至青铜时代文明,需要重新审视与研究。


国学总裁班|考古与国学研究||上海成人系统国学课程-正读文明|天文易学|古文字学|历史文献学|商周青铜器铭文精读|天文考古学考古与文物研究|-佛造像鉴赏佛教艺术|瓷器鉴定培训|玉器鉴定培训|青铜器鉴定培训|书画鉴定培训课程|文物艺术品鉴定培训尽在上海金城文物学院http://www.jcart88.com/home/offline


冯时 金文 甲骨文 壁画 石刻佛像 唐代佛造像 隋代佛造像 佛造像 唐卡 木刻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