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温玉成 论中国汉传佛教图象鉴定
温玉成 论中国汉传佛教图象鉴定

来源: 作者:温玉成 发表时间:2019-06-13 11:07:11

 今天我给大家主讲的题目是《中国汉传佛教图象鉴定》。

第一点,佛教的图象数量非常大,历时非常久,鉴定起来有相当的困难。就汉传佛教而言,我们说它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公元一至三世纪,我称作仙佛模式”的阶段,以及公元四世纪到二十世纪初的融合“西国佛画”的阶段。西国佛画这个词是中国美术史上和文献的一种记载。我们日常所说的就是键陀“笈多”式的艺术和中国的艺术结合的这种形态。

这样看来,佛教的造像在我国已经历时一千九百多年了。而佛教的图象种类也非常繁多。佛像、菩萨像、弟子像,包括罗汉、祖师这一类的造像。另外还有各种护法像、供养人像等等,种类非常繁多。可以这样讲,我国的佛教的造像是我国最大的一项文化遗产。数量之大超过任何一项遗产。

比如瓷器数量很大,青铜器、玉器等等数量都很大,但是它们的数量总的来说比不过佛教的图象。因此,我们要鉴定佛像必须要研究这一千多年来佛教向的演变规律是什么。当然要想了解这一点就需要认真的学习,多次的考察,反复的琢磨。我想大概没有十年二十年的功夫是掌握不了这个规律的。

第二点,给大家讲一讲什么是佛教图象的鉴定。佛教图象的鉴定说的明朗一点就是解决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这个图象是古代造的吗?还是近现代的工匠仿制的?也就是说它是真品还是赝品?

第二个问题,就是要鉴定这个造像是什么年代的?当然,这里有粗细两种说法。一种大的概念说,北魏的,唐代的,宋代的,这是一种说法。如果研究比较深入的话,你就能够分清是北魏前期的、北魏后期的,唐代早期的、唐代中期的、唐代晚期的等等。所以,时代的鉴定也有粗细之分。

个问题鉴定的内容就是它是什么佛?什么菩萨?什么题材?这是个定名的问题。所以,佛教图象的鉴定,我们总的说就是为了解决这三项问题。

现在我谈第一个,关于品和赝品怎么区别的问题。大家知道在中国古代佛教是被人们信仰的一个宗教,因此,在中国的古代也就不存在赝品的问题。大家造出来就是为了供养,为了崇拜。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的一些考古学家,美术家到中国来调查造像并且把这些信传播到了西方大的博物馆和收藏单位。因此,大概在1900年到1910年前后,因为这些佛教的艺术品具有商品的意义,就是值钱,可以卖钱了。因此,就有人开始仿造古代的造像。然后,借以牟利了。

1949年前后,这个现象基本停止。停止的原因就是因为外国人来不了,不可能随意到我们各地走动买佛像和菩萨像。第二,因为这个阶段,佛教的图象已经没有商品价值了,不值钱,所以就没有人造了。各别的仿制是为了研究用,也有。比如说,我在龙门石窟的时候就有一个老石匠仿几个飞天送到广交会去展览,是作为一种工艺品,这是各别现象。

大量的仿造就是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繁荣了。艺术品的市场繁荣了,因此无论石头的、金铜的、瓷器的、木雕的,各种各样的赝品都出现了。所以,市场也就很混乱,仿制品更加猖獗。而且这些仿制品逐渐地就有一批专业人士去指导他们仿制。比如说青铜像的配方怎么配?锈怎么做?锈分几层等等等等。有一些化学家参与其中,因此,鉴定工作也就越来越困难了。

那么品与赝品的区别在哪里呢我这里概括地讲,品和赝品的区别我主要概括为三点:第一点,任何一尊造像,无论从它的面型、它的手印、它的姿态、它的服饰都应该符合该时代的风格,符合当时代的造型规律。这一点,说起来很简单,很明确,但是要掌握这一点,我刚才所说的,你没有十年二十年的经验,它的面相是什么样的?它的手印是什么样的?它用的法器是什么样的?这个需要长时间地积累知识。

第二点,就是看看一些装饰和造像细节对不对。大家知道,仿造古代佛像的人,他唯一的目的是为了图利,所以他往往把一个像的大样仿下来,细部就忽略了。因为这个需要精工细作,需要参考很多的图。因此,有些像在造的时候,这些工匠就偷工减料了,把一些细部的东西粗略化、简化,因此观察的重点,特别是它的背光、背光上的佛、火焰菩萨的饰物、飞天还有佛座的狮子、供养人等等,他们往往忽略掉了。因此,观察它的细节可以判断真伪。

第三点,凡是古代的造像都经历了几百年、上千年的历史时光。因此,都是留下了一些痕迹,这些痕迹一般行家讲叫做包浆”或者“。就是在造像的外部,表面的部分,如果是真的造像的话就会形成一些长期氧化,风吹日晒、雨淋的变化。这些变化看看有没有。

我们拿这个像来看,这个像是北京一位私人收藏家收藏的北齐时代的菩萨。大家看,因为它是石雕的,大家看这些细部,这个就叫包浆,这是石灰岩碰到了雨水、空气形成一种碳酸,这种碳酸和石灰岩能够产生反应。所以时间长了就形成这种包浆,这个氧化的痕迹,这些部位都有。青铜像也是如此,不过它的包浆形态可能不一样而已。

所以,现代人工造的像,为了造成这种历史的陈旧感,他们往往采取了一些做旧的手段。比如说,他做了一个像以后,看着新新的,他就用酸往上泼、往上抹,因为酸和盐会起化学反应,但是它那种陈旧感只是变成了灰灰的、脏脏的那种感觉。给你感觉很旧、很脏。但它不会出现这种斑驳的、一片一片的这种包浆,它不会产生这种东西。

前几天,琉璃厂的一位老板准备花二百万买一件唐代的佛像,请我去看。我一看告诉他这个像是用酸做旧的,造型总的形状像唐代的,但它里面出了个小裙,这个往往是宋代才有。所以造型也漏出了马脚,有的痕迹也非常明显。

佛教造像的鉴定有相当的困难。为什么?因为你稍不注意,如果是专业的知识稍不丰富就有可能被蒙骗过去。我们举第一个例子,这件像,是北魏延兴二年交弥勒像,公元472年,砂岩的,高41.5厘米。这个在《中国历代纪年佛像图典》第25号图。文物出版社,1994年出版。

请各位注意,这样一个假的赝品被我们专家收入到了《中国历代纪年佛像图典》里面。当然,这件像最先收入的是台湾出版的《中国古雕》,这件作品大体一看时代风格像是北魏的,而且云岗时期作品。

要仔细观察暴露出了问题。北京大学的杭侃博士最早指出了这件像的问题,他的论文登在中山大学出版的《艺术史研究》这个杂志上。主要指出几点:第一点,大家看,这个佛像应该有身光、有头光,这个身光和头光因为表示佛有无限的光明,所以古人在做的时候很慎重的而且很认真。这个框架的圆圈和里面的圆圈是一个比较出的棱。而且最里面这个圆圈突出的棱应该差不多高于或者等于这个佛像的面部。

当然,这一件就是草率从事了,很低、很细。没有头光、身光,突棱很模糊。第二,衣纹的做法。北魏时期衣纹表示大的褶皱,这上面还有细线刻衣纹,表示它的褶皱。这个上面衣线刻有了,大的褶皱省略了。不符合那个时代在扁圆状隆衣纹上加刻细线。第三,大家注意,它披的这个袈裟最后甩出去不知道怎么交待了,它不知道这个袈裟应该挪哪去了?所以它就糊里糊涂地两腿之间甩出一道来。

和尚穿袈裟没有这种穿法,这也是不对的。再有,看这个台座,它这个台座立面很窄,这个不符合规律。因为古人在造这个像的时候立面要有一定的宽度,干什么?中间雕上佛山炉,雕上两个狮子,雕上供养人,但是,它这个东西光光的、窄窄的。所以我们可以判定,这件被收入了两部重要著作的,一个是台湾出版的《中国古石雕》,这件东西是个赝品。

我们来看第二个例子。一佛二菩萨,一个大的佛龛造像。这件像高度在251厘米,石灰岩的;时代也相当于北魏;收入日本出版的《大原美术馆》第四卷东洋之艺术图三十,日本天皇平成六年五月一日出版。这件像是几年前我在大原美术馆参观的时候发现了它的疑点,而且我当即就告诉了随行人员。但是日本人好象到现在没引起重视。

这是一个赝品。有哪几点可以举证的呢?第一,它的袈裟皱褶,特别是领子部分的袈裟的皱褶表现得不对。它的左手下身,大家看到佛的左手下身应该是袈裟的一角,表示继承佛法,继续地弘扬佛法。我们说传了衣钵,这个词年轻人不太懂。就是老和尚穿的袈裟往往传给弟子,或者把自己吃斋的钵传给弟子,弟子继承了老师的衣和钵。这个它应该是抓着袈裟的一角,表示继承了老师的衣钵继续弘扬佛法。但是造像的人不懂这一点,所以随便抓了个园的东西,不知所以然。

,就我在大原美术馆参观的时候,我可以近距离地观察它,没有任何包浆。石灰岩的外皮看不到任何的包浆,也就是说它是新做的。

,虽然说这个做赝品的人实际上还是一个比较能干的高手,但是我们如果熟悉那个时代造像的话,就会看到它面比较生硬,不是面部带微笑的龙门的那种作风了。我还可以告诉大家就我在日本大美术馆的参观印象来看,大概大原美术馆、雕塑馆陈列的赝品不止这一件。我就不一一地点到了。

三个例子,我们介绍一下北魏造像的方座。这个北魏造像的方座是刊载在哪呢?它的题目叫《郑州发现北魏石刻》,刊载在河南省文物研究所组办的《华夏考古》这个杂志,1990年第4期。这就是说作者把它当成一个重要的新发现,作为一个学术材料公布。这个方座我这儿有个示意图,一个方的座,上面有个孔是插佛像的,三个面都有雕刻,是这样一个形态。

这是它的正面,它的正面的形象,雕了两个狮子。而且它故意地做的残残的。这个方座的左右是两组供养人,供养人的后面还有牛车和马车,男左女右,它后面是一个造像记。这样一个方座,发现的地点是当年陇海铁路的一个办公室,老的废弃的办公室,在这里发现的。

这件东西,我们先看看它背后的造像记,背后的造像记,我把它通读了一下,发现这个造像记是由龙门石窟著名的龙门二十品里的三品拼成,这一品里面取几个字,那一品里面取几个字,拼成了这么一个造像记。因此,如果你懂古文的话,就读不下去,它都是半截话。而且它的年代,它最后说魏正光二年岁癸巳。正光二年的岁不是癸巳,是辛丑。

造像记的内容读不通,是由别的三个造像记拼起来的,年代和干支不对应。最后,我们就找到了它所依据的原作,是陕西的这个造像,这是人家的正面、人家的左面,人家的右面,人家的造像记。他把造像记了,然后抄的这个。所以,这个当做考古新发现的一个资料原来是一件赝品。

我们现在举第四个例子,我没带图片。是上海博物馆陈列的佛雕造像里有一幅石灰岩的雕刻,这个像有一个造像记。我在参观的时候就发现它没有包浆,而且人物的形象也相当地生硬。

最初,我就断定它是一个赝品,我就给博物馆马承源馆长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发现你们博物馆陈列的一件东西是有问题的。这位馆长也很客气,当天晚上就和他的副馆长到旅馆里面来看我。说温老师,请你给指正指正,明天到我们馆去,看看为什么它是赝品,给我们讲一讲”。第二天我就去了,给他们讲这个东西是赝品,为什么?没有包浆,很生硬,有些细节刻画的不对等等。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另一位佛教考古专家、美籍华人C先生,请我在希尔顿饭店吃饭问我白天到哪去了我说我到上海博物馆去了,看见一件赝品,假东西。他说人家也请我去了。我说请你去了,你看了之后怎么表态啊?他说他跟人家说是真的。我问他为什么说是真的?他说你年轻,你不懂,人家这个东西是从北京琉璃厂买来的,买了以后又经过入库,专家认证,展览之前又经过专家的认证才把它摆出来,你一说假的不是得罪一圈人吗?我一听这不等于把我给卖了吗?使我在上海比较没面子了。

所以第二天我就带了个小板凳,我也不通过他们领导,我买门票进去了,就坐在那个像前开始画,画这个像,记这个像的造像记。结果,最大的破绽就出来了,这个是唐高宗德几年造的像,就是李治时代造的像,造像的主人叫张世祖

这个问题就严重了,因为李世民是李的父亲,这个时候唐高宗已经当了皇帝了,他父亲的字是民,是任何人不能用的,犯忌讳的。连观世音都把世”字给避讳了,观音观音,不能加“世”字了。但是后来朝廷说了“佛”不犯忌讳,观世音还叫观世音,普通老百姓张世祖除非冒着灭族的危险,他才敢起这个名字。所以,最大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因为我一时找不到图片,1992年我见到这个像,不知如今是否仍在展出,有几年没有去看了。

第五个例子就是这个像。这是个金铜像,而且做了很多的锈。据收藏者讲是南朝的造像。我们仔细观察,这件所谓南朝的造像,一佛二弟子,有身光、头光,有两层方座,它的明显漏洞有点。第一,所谓的南朝造像,它的面并不是南北朝时代的风格。左手抓袈裟的一角表示继承佛法,大家看,变成了手里拿着一个小棒槌一样的东西,造假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他抓了一个东西,做了一个像小棒槌一样的东西,已经不是袈裟了。

第二,两个弟子。自南北朝以来就是释迦的两大弟子,代表性的两大弟子,就是大迦叶和阿难,一老一少。因为大迦叶原来是个外道,岁数比释伽牟尼岁数还大,但是后来经过长期地跟释伽牟尼辩论佛法,最后决心归依了佛法。所以他做一个老像。那么,阿难是个小弟子,是释伽牟尼同父异母的一个小弟弟。

释伽牟尼出生,按照现在佛教的记载,释伽牟尼出生以后不久,他的母亲摩耶夫人就去世了,他的姨母把他抚养大,他的姨母后来实际上就跟他的父亲在一起了,然后生下了这个阿难,所以应该是一老一少。但是这个造像里面一个模子放了两。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是没有这种规矩的。

第三,背光上的火焰纹做得生硬草率。台座上的纹饰也非常粗糙。大体上我观察是仿造现在有的一个比丘法恩的造像做的。要注意它的锈是酸出来的。在这个空腔之内有少量的金刚砂,金刚砂是现在铸造所放的东西,古代不可能有金刚砂了,只能有黄泥或者土。所以,这个像是肯定不对的。

个例子前天,我在中央电视台二套给他们做鉴定,又有一位先生从南京来这个像。大家看一下,这个像,它的时代仿造的是北朝前期,从它的佛的姿势看是北魏前期的东西。我们看看它的头的细部,这是它的侧身。各位请注意,它是做了半部是平的,前半突出来了,后半是平的。我们再看它的背面,平平的背面上有一个方形的框子,框子里面有年号。

这一件东西肯定是不对的。虽然说,它的大体样式取自北魏前期的样式,手的姿势等等。但是它的面绝对不是北魏的面,北魏前期的面是一个椭圆形的脸,它是一个长方形的脸,眼睛立起来了,嘴角也很生硬。这些造型多不是北魏的造型。只有前半身,后半身平平的北魏时期很少见

另外,在佛的背搞这么个方框著上年号,这是极大的不敬,是很少见的现象。因为佛是非常神圣的,不可能在佛的身上卡个章,这是没有的。另外就是它的锈,这个锈显然是酸的,而且这个酸的锈,做得人为了东西好买,正面看锈很少,为了光洁可爱。而侧面看锈很多,为了表示它很陈旧。所以一望而知是个假东西。上面我举的这几个例子是谈真与假。

下面我们谈年代问题。佛像的年代问题怎么讲?现在很多人说他们是鉴定家,一看什么朝,什么朝的。你请小心行事,为什么?因为佛像的年代问题至今在某些段落,学术界都没有解决,这是个学术问题。换言之就是研究了一辈子的专家有些事情还不敢下断语,你一个初出茅庐或者走江湖的,看几个佛像,或者某些私人老板玩过几年佛像就说一下子能断佛像的年代,此话是不可信的。

我举第一个,是大名鼎鼎的敦煌莫高窟,敦煌莫高窟是世界文化遗产,学术价值很高。现在也被我们的媒体吵的非常热,但是敦煌石窟的断年问题应该说至今没有完全解决。就敦煌而言我举三个例子,第一,敦煌最早的这批洞窟包括272、275、268,大家公认最早,这批洞从形质、窟性来看、从造像来看最早。

最早早到什么时候?目前学术界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以敦煌的几位专家代表,认为这是北凉时代的东西。大致说,公元420-440前后的东西。北京大学的某些专家对于这批最早的洞窟提出的学术见解是这个早不到那个时候,起码应该再晚60年左右。应该在480、490这个时候。420、440属于十六国,480、490属于北朝,从大的时代看两大段所以这样一批洞窟,我们研究了一百年,而且被得非常热,专门设有敦煌研究院,上百名专家在里面成天研究,结论到今天仍然有分歧。这是第一个例子。

第二个例子,敦煌的隋代洞窟。在80年代以前,各位可以读敦煌的出版物,它讲隋代的洞窟有120个。整个当时洞窟公布的是480个,有120个是隋代洞窟,占四分之一。九十年代以后敦煌研究院的人修正了自己的观点,说有80个隋代窟。也就是说,无形中他们承认了已经有40个窟被划错了,或者是北朝晚期混到了隋,或者唐代初期混入了隋。总而言之由120个变成了80个,40个窟被否定,不是隋代的。

第三个例子,就是最晚期的这个窟465。原来定的是元朝,近年又有一批学者提出来是西夏的,不是元朝的。我举这第一个例子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佛教的图象的断年问题是个严肃的学术问题,有一些问题至今在学术界还没有完解决。如果说哪位先生、哪位女士在那里吹牛说我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什么朝代的,那绝对是吹牛。因为学术界都没解决,你怎么就解决了?那只能说你太狂妄自负,太说话不负责任了。

当然,我们不否定敦煌石窟中一些重要的窟年代已经确立。我讲这个话不要产生误解,不是说敦煌的窟年代都不可信了,那到不是。就是某一段存在着学术争议,多数窟是解决问题了。

我讲,是我们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一件有著名高僧玄奘名的石佛座。照片不太清晰,我来给出个示意图,第一是莲花,底下是方座,上面是莲盆,上面有个槽,上面是放像的。然后在方座的右侧从中间开始向右侧有造像记。怎么讲的?大唐龙朔二年三臧法师玄奘敬造释迦佛像供养,这么一段题记。这件文物高43.5厘米,下面的方座宽是51厘米,上部的莲盆的直径是41.5厘米,整个这块石头的重量是191.6公斤。1956年从陕西省铜川县玉华宫采集的,国家博物馆收藏而且定位一级文物,定为国宝,现在还在国家博物馆放着。

这件东西的疑点是什么呢?我仔细观察了它的莲座,这个莲座雕的莲瓣纹上面有云头式的装饰,这个在我们学术上有个术语叫做宝装莲瓣”。这个宝装莲瓣的出现是在唐玄宗时代,一般说顶多早到武则天晚期。唐高宗时期绝对没有。而我们这个题记的年代是大唐龙朔二年,是唐高宗早期公元662年。这莲瓣大体说是公元700年前才有,而这个刻的题记说它是662年,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它这个大唐龙朔二年三藏法师玄奘。所谓三藏是什么呢?经、律、论。佛经,佛教的律,律就是章程、纪律;论,高僧对佛经的阐释。这叫做经、律、论”称作“三藏”。精通了经、律、论的人被称为三藏法师。身份比现在我们的院士还要高,这个身份是什么呢?是佛教界的人对某些高僧大德的一种尊称,比如鸠摩罗什,大家称说他是三藏法师;比如北魏的菩提流支,大家说他是三藏法师;比如玄奘和后来的义净,大家尊称他们为三藏法师。但是向来没有人自己称自己为三藏法师的,那也太不要脸了。当然目前在我们社会上有这种人,自己把自己封得很高的,不要脸的人不少,甚至形成了文化流氓,那就不要脸到底了,这种人也有。但是古人尚不至于如此,玄奘这样的人更不至于如此。玄奘向来自称是比丘玄奘沙门玄奘”,就说我是个和尚,我是个出家人。我们查所有玄奘的文献都自称为“沙门或者比丘”,没有自称为“三藏法师”的,所以这个是可疑的。

再有它造像的题记的形制也非常可疑。这么宽的一个面不从头做,从中间往后面做,前面半截空着。我们去看造像记没有这种做法。如果说需要有空,我们可以在中间做佛山炉、做狮子,把这个题记匀称地分配在两边,这样也好看。但它不是,前半截空着,后半截开始做。我的判断是这件佛座是盛唐时代的一个真正的佛座。后人,究竟是清朝人还是国人还是我们解放后的人不知道。被加刻了玄奘的造像题记。这个东西不是全假,是有毛病,有问题。

我们举。这位在福建省泉州清源山的老子像,现在是露天的,原来上面盖着有小的殿堂,殿堂已经毁掉了。这是老子像,高5.63米,厚6.85米,宽8.01米。这个像已经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了,也是国宝了。那么国家文物局组织的专家把它定的时代是宋代,你去检索所有的这个资料标的都是宋代。它是不是宋代呢?他们说是宋代根据什么呢?我查了查定它为宋代的根据主要是一条,这个像的周围有一些散落的建筑构架。原来有个小殿,现在这个殿跨了,所以椽子、梁还在周围放着。建筑专家认为那些梁、那些椽子和宋代的营造法式相一致,宋代有个建筑界的一个规范的东西叫做营造法式,说这个建筑规矩属于营造法式,是宋代的那种样式,因此推断这个像也是宋代的。

但是,我也就此做了一些研究。像刘敦桢先生、梁思成先生,他们所编的《中国古代建筑史》,找了相当多的资料证明,不错,宋代营造法式作为国家的一个建筑法典公布以后,大家都按照这个法式来做。但是,不是说宋朝一灭亡了,这种法式就不做了。这种宋代的建筑风格一直延续到元代。所以宋代和元代在建筑风格上大体上是没有区别的。仅仅依据它建筑结构符合宋代就判断老子像也是宋代的,这是危险的。

大家看到,这位老子像和我们看到的别的老子像都不一样。他的姿态很自由,往后一倚,手扶着膝盖,这只手好象是扶着一个案,很潇洒、很飘然的样子,耳朵大大的,而且非常夸张。这样的像宋代能出现吗?我告诉各位,宋代不能出现。为什么宋代不能出现呢?因为宋真宗的时候公元1013年,皇帝下令遵奉老子为“混元上德皇帝”。就是说他的身份宋代被尊为帝的,大家知道中国古代皇帝和有高级身份的人是不能这么自由倚靠的,他一定是端坐的、很庄严的形态。

请大家看四川大北宋的老子像,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两边还有侍从人员,我们再来看南宋的老子像,这是安岳那边的,也是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这种非常突出的大耳朵图像见于哪里呢?于河南嵩山少林寺金代的一个造像,大家看这是一个老子。中间是释迦牟尼佛,这边是孔子,这边是老子,三个圣像,是金代的。

各位知道金代的时候全真道在北方兴起,全真道是主张三教融合的。他们不认为老子是上帝,是皇帝。只认为他是一个大理论家、大哲学家。因此他们把老子的形象从神坛上拉下来,不作为皇帝。这种像在泉州出现只能是元世祖灭了南宋,占领南方以后,全真道从北京传过去了,把这种大耳朵的自由自在的老子像带到了南方。因此,这个像的判断只能是元代,不可能是北宋。我们比较了几个图象大家就可以判断了。泉州清源山的老子像只可能是元代的。

下面我来给大家讲定名的问题。佛教的图象千千万万,究竟它是哪个佛?哪个菩萨?哪位护法?也是很复杂的问题。我也给大家来举例说明问题。给大家看的第一件是这个,新疆青玉雕的菩萨。外边是贴金箔的,一个是它的正面,一个是它的背面。下面有莲座。这个菩萨,我们先说他的时代,刚才我已经把诀窍告诉各位了。菩萨的耳朵上出现一缕发在耳间飘过,这个是唐代以来才有的一种形,当然延续的时间比较长。在中原地区大概延续到宋、金时代,元代就不怎么用了。但是这些边的地区延续到明,还有这种做法。但是不管怎么样它的上限是肯定的,不会早于唐代,这件像是北宋的。

北宋的什么像呢?大家注意它的右手,这件像青玉贴金做菩萨像,高30厘米,是新疆青玉的某私人收藏家的。头上带了一个三花冠,头上有一屡发从耳间过。所以我们判断它是典型的宋代菩萨像。它是什么菩萨呢?它的左手拿了一个小果子,柯黎乐菓,这个果子是一种热带的植物,中国没有。这种果有病没病都可以吃,是一种保健品。因为这个像我仔细观察过,它做得很巧,这个柯黎乐菓,本来是块玉,正好它果子里面还有几个黑斑,好象有子的样子,很巧。

我们可以根据《法华经·药王菩萨本事品》以及其他一些经典确定它的名字叫“药王菩萨”。这种像是中晚唐时期开始出现的,一直延续到宋元时期,明代以后不见了,它有一个历史阶段,中晚到宋元,有药王菩萨。在敦煌我们可以看到有关它的壁画和雕塑。这件像一般经验不丰富的就不好定了,你说他拿个东西,很多人会把它认为是摩尼宝珠。但是仔细观察它是有尖有根,里面还有子的。它显然不是摩尼宝珠,它是柯黎乐菓。因此,这个像是比较难定名的。

我们举第二1959年在新疆和田尼雅遗址出土了一段棉布。白色的棉布,蓝色的印花,印的是这个图,这个图我们已经特意做了。这个图象有一条龙横卧着,边上有一个像,这个像有头光,好象是一个女性的像。抱着一个细管状的东西,这个管子状的东西上面好象冒着气泡类的东西。时代应该是三国到西晋这个时代。新疆的考古工作者开始发现的时候把它定名为“佛”,但是后来又发现这个不应该是佛。佛也没有这个姿态,所以后来他们又改了说是“菩萨”。但这是哪个菩萨呢?就没有下文了。没有人进一步解释它是哪一个菩萨。

这件像登在《新疆文物古迹大观》第66页,1999年出版的。当时定的是菩萨像。这件像要想定名需要熟悉西方的艺术史,光了解中国的佛像图象是不行的。我在意大利庞培古城发现了一件类似的像,但是那个是石雕,在一个花园里面放着这个像。也是抱着一个器物,这个器物一头细,一头粗。高处好象还有一些水或者气泡在冒。那件像的时代是公元一世纪,各位知道公元一世纪维苏维火山爆发,把整个的城淹没了。我们现在经过百余年的挖掘,清理出了庞培城的一些古代遗迹,其中就有这个。

这个像是什么像呢?是希腊时代的丰收女神像,它既不是佛,也不是菩萨,它是希腊的一个丰收女神。抱着这个器物也是两河流域古代波斯经常发现的一种器物叫莱通,莱通是什么样的?像牛角一样,一头细,一头粗。细的这头往往做一个兽头,水或者酒的一种用具。我们可以看到在我们的一些被定错的像当中甚至把希腊的神定做是中国的菩萨,这是错误的。

我顺便说一下,在尼的遗址里面还出现了典型的有翅膀的丘比特,小爱神。这是1906年英国考古学家斯坦因在尼亚考古遗址中发现的。原画是彩色的。

我们来举第三,就是这件像。这件像是湖北省钟祥县明代梁庄王墓出土的一件像,公布在《中国文物报》2001年11月21号头版,定名为金佛像。这个像很显然它是一手持着“髅器”,一只手捧着“除杂棒”,头上有火焰状的头冠。它是藏传佛教的护法神马哈嘎拉,也就是大黑天神。

这个墓的主是明仁宗的第九个儿子叫朱瞻垍,他去世的年代是1441年。就是说这个像是明代前期的一个马哈嘎拉的大像,而不是金佛像,是铜镏金的藏传的马哈嘎拉,也就是大天的形象。

我来举第四这个像是云南省巍山县出土的一个石雕像。白毫还填了一戳黄颜色。这个像也被定为佛像。但事实上它不是佛像,它是婆罗门教崇奉的大梵天像。证明它是大梵天像主要有两个特征,一个是黄颜色涂抹的为了醒目。所谓螺髻像一个螺丝似的盘起来,佛经里直称为髻梵王。第二,它带有耳环,我们北方的佛在唐代是不带耳环的,当然晚期也有带耳环的。 这个时代是公元九世纪,相当于我们内地的晚唐,是南诏国后期的作品。所以被误定位佛像,实际上它是大梵天像

我来就前面的讲演做一个小结。佛教图象鉴定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为什么比较困难呢?我刚才说了它很复杂,时间有1900多年。种类又非常多,难点很大。第二个原因是这方面的专家非常少。各位都知道改革开放以前极左路线的影响,佛教及其佛教艺术的研究几乎成为禁区,被反动的、封建迷信

在文化革命前,据我所知只有北京大学的考古系有一些做佛教考古的专家,另外就是敦煌研究院和龙门研究院有少数的研究人员从事这项研究工作。那个时候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这些大一点的研究单位都是不研究佛教的,收藏了一些东西但是不研究的。你们去检索他们80年代以前不会有任何一篇论文出现。所以这样的专家很少。近一二十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繁荣,又有一批中青年的专家在成长中,可以说形势发展了,但是他们还不是很成熟或者说很不成熟。

我举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不久前,CCTV中央电视台二套鉴宝节目,曾经出道选择题“中国最早的佛像造像出现在什么时候?”他列了一二三个选择,西汉、南北朝、唐代。最后公布正确的结果是中国最早的佛像造像出现在西汉。这是出现在我们中央电视台二套鉴宝节目上的。

稍有历史知识、稍有佛教知识的人都知道西汉是公元前二世纪到公元前一世纪,这个时代全世界的佛像还没有诞生,佛像还没有传入中国。中国的佛像我讲的以神仙为模式中国人创造出来的这些佛像也就是在公元一世纪末二世纪初才开始出现的,就是东汉中期以后才开始出现。所以中央电视台二套闹出这种天大的笑话,为什么呢?不奇怪。因为懂这一行的人并不多。

现在市场上也有各种各类的文物鉴定的书籍,这些书籍我大体翻看了一下大部分是东抄西拼。可以说连作者自己都没有搞明白,自己昏昏岂能使人昭昭,只不过是照葫芦画瓢,你抄我,我抄你。所以这些书籍也往往没有很高的参考价值。我建议你想钻研的人要潜心读几好书,大量观察有关的文物,不断地去增长才干。经过一段时间使你自己变得成熟起来。

在这里,我给大家推荐,如果你要读中国佛教史方面的书,大家可以读汤用彤先生就是汤一介的父亲原北大的副校长先生的著作,可以读陈垣先生的著作前北京师范大学的校长。可以读任继愈先生的著作做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纪中院研究所所长国家图书馆的馆长。我列举了这三位名家。你要想了解中国佛教考古学,可以读北大阎文儒教授的著作、宿白教授的著作。还有常书鸿、段文杰、贺世哲、马世长,樊锦诗、刘长久等先生的著作。如果对美术史很感兴趣,而且研究佛教必须研究美术史,请大家来读中央美院王逊金维诺、浙江美院史岩、鲁迅美院李浴、西安美院王子云和台湾颜娟英、陈清香、新加坡古正美、法国熊秉明等先生的著作。

我最后预祝我们网友无焦无躁,安心修炼,你们终究会炼成正果的,会有很好的收获和成绩。这一讲到此结束。

国学总裁班|考古与国学研究||上海成人系统国学课程- 正读文明|天文易学|古文字学|历史文献学|商周青铜器铭文精读|天文考古学考古与文物研究|-佛造像鉴赏佛教艺术|瓷器鉴定培训|玉器鉴定培训|青铜器鉴定培训|书画鉴定培训课程|文物艺术品鉴定培训尽在上海金城文物学院http://www.jcart88.com/home/offline

冯时 金文 甲骨文 壁画 石刻佛像 唐代佛造像 隋代佛造像 佛造像 唐卡 木刻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