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读陈绍棣编著《张政烺先生年谱》
读陈绍棣编著《张政烺先生年谱》

来源: 作者:温玉成 发表时间:2019-06-13 09:36:19

 

1959年秋,我考入北大历史系考古专业,与陈绍棣、张万仓、王宇信、雷从云、丁明夷、胡仁瑞、白云哲、林秀贞、蒋庭瑜、陈振裕、胡美州、姚义田、张锡瑛、任常忠、李绍连、马忠理、廖伟章、高英民、杨来福、(以下七位同学已经去世)孙开秦、辛占山、郑允飞、刘建华、於富顺、郭振禄、杜在忠等,在燕园寒窗五年(1959.9—1964.7)。

当年,张政烺先生(1912—2005年)为我们讲授《先秦史》。先生手提一个蓝色包袱,里面是参考书。一口胶东话,慢慢道来。不时板书,敲敲脑袋。我当时,年轻气燥,常常心不在焉。可谓“言者谆谆,闻者渺渺”。大三以后,我选择了阎文儒和宿白教授主持的“佛教考古”,与《先秦史》很少接触。

后来,我被发配到洛阳“龙门石窟”工作,面壁三十六年。渡过“昼读古史,夜数繁星”(翦伯赞语)的岁月。

岂料,因缘际会;我七十岁后,竟然“跳出如来佛手心”,重新研究中国上古史。从呼伦贝尔大草原,到青藏高原、乃至天山南北,作考古调查,上下求索。

最后,为了破解千古奇书《穆天子传》,我必须“白首穷经解万难”,去追溯遥远的往日。此时才痛感需要向张先生请教,而悔之晚矣(拙著《“穆天子传”真相解读》,30万字,待刊)。

近日,绍棣兄赐以大作《张政烺先生年谱》。他是张先生的亲灸弟子,为人诚朴勤奋。古人讲“大智若愚”。在我看来,张先生,“大智”者也;绍棣兄,“若愚”者也。

 《年谱》不但“复原”了张先生的学术生涯,展示了他的重要学术成果;还对八十多年来中国史学界的发展历程,做了扼要回顾,功莫大焉。

张先生无愧是我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年谱》引述众多专家之评论,众星捧月,言之详矣。前一段闹“国学热”时,不少人大谈“南饶北季”,竟然很少提及张先生等著名学者。

当然,张先生作学问,也有小小不足。我仔细阅读《年谱》,发现了张先生考证之失有三处。

一、《跋唐蕃会盟碑》(载《文物》月刊,1959年7期)。张先生提出《隋书》附国、《后汉书》发羌,“附”、“发”与“蕃”字音相近,从地望考证可以肯定就是藏族。

据我的考古调查,“附国”在四川省甘孜州道孚县地区。已发现“王陵”是巨型土堆冢;当地使用的“道孚语”,不属于藏语系统。当地群众自称“木雅人”,也就是《北史》记载的“婢药”。后来公元6世纪下半叶,有一部分融入“党项羌”之中。公元664年北徙。后来建立西夏(拙著《西夏“頌祖歌”新解读》,载南京大学《大众考古》,2017年1期)。

而“发羌”,可能读作“蕃羌”。“南凉”的秃发乌孤,似乎可以读作“吐蕃乌孤”。秃发乌孤的长子秃发樊尼,在公元440年率部入藏。被尊为吐蕃第一位赞普—“聂赤赞普”(参见:根秋多吉主编《康巴奇迹》,四川民族出版社,2018年2月刊)。

二、《殷墟甲骨文“羡”字说》(载《甲骨探史录》,三联书店,1982年9月刊)。张先生考证,此字一“为氏(或族)名”。这无疑是正确的。

不过,据我们考证,“羡”是商纣王父亲的名字。见于今本《竹书纪年》,而不见于《史记》。

我们在写《穆天子传真相解读》的考古调查中,解读“封嫫纣于河水之阳”。“嫫纣”就是“母纣”,纣之母亲也。在甘肃省景泰县有“羡台山”、“母家山”相邻,并且在黄河上有“朝殷古渡”。从而证明,纣的母亲属于河宗氏。故有此二山。“羡台山”上,发现了古建筑遗迹。商朝国王与河宗氏通婚,仅见于《穆天子传》。

顾颉刚先生在《穆天子传及其著作时代》(载《文史哲》一卷二期,1951年7月)中指出:一是认为周穆王西巡终点“大旷原”,“算起来,至多只有到新疆哈密”。我们考证,周穆王西巡最远到达甘肃省瓜州。“大旷原”在内蒙古额济纳旗以北的高原;二是认为“阏氏胡氏”为“匈奴单于后的传讹”。我们研究确认,“阏氏胡氏”是一个部落,位于武威市黄羊镇包家城村。与东部的“粥奴”部落(即“匈奴”,位于宁夏中卫市寺口子村),隔着一片大沙漠。大约春秋时代初,两部通婚,组成部落联盟。

三、《周厉王胡簋释文》(载《古文字研究》第三辑,中华书局,1980年11月刊)。结尾论证今本《竹书纪年》记载周厉王“十二年王亡命彘”,绝不可信。

我们查阅今本《竹书纪年》,其原文为“十二年王亡奔彘”。即是“王亡奔彘”,不是“王亡命彘”。不知是否印刷错误?

众所周知,今本《竹书纪年》被纪晓岚、章学诚、王国维斥为“伪书”,彻底否定。1996年启动的“夏商周断代工程”、2001年启动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亦不予采纳。张先生亦受其影响乎?

美国学者倪德卫(1923—2014年),在中文版《“竹书纪年”解谜》(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6月刊)中,指出:“《竹书纪年》并非伪书,而是无价史料”。我们在研究《穆天子传》过程中,也多次证明今本《竹书纪年》是毋庸置疑的、可信的史料。

总之,上述“三失”,瑕不掩瑜。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今书此浅见,用悼张先生在天之灵;也感谢绍棣兄蚩蚩之情。

 

2019年6月4日,北京亦庄新康家园,时年八十。

国学总裁班|考古与国学研究||上海成人系统国学课程- 正读文明|天文易学|古文字学|历史文献学|商周青铜器铭文精读|天文考古学考古与文物研究|-佛造像鉴赏佛教艺术|瓷器鉴定培训|玉器鉴定培训|青铜器鉴定培训|书画鉴定培训课程|文物艺术品鉴定培训尽在上海金城文物学院http://www.jcart88.com/home/offline


冯时 金文 甲骨文 壁画 石刻佛像 唐代佛造像 隋代佛造像 佛造像 唐卡 木刻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