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古人诗文话风流
古人诗文话风流

来源:凤凰网大风号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30 16:14:12

引言

沈复说: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          

蒋坦说:即或再堕人天,亦愿世世永为夫妇。明日为如来涅槃日,当持此誓,证明佛前。”            冒襄说:余一生清福,九年占尽,九年折尽矣。”          

陈裴之说:而今而后,余其无作可也。”          

《浮生六记》

沈复,字三白,号梅逸,长洲(现在江苏苏州)人,清代文学家。工诗画、散文。

 

资料图

芸娘,姓陈,名芸,是沈复舅舅之女。她幼年丧父,家境贫寒,靠做女红维持家中生计。

十三岁时,沈复随母亲归宁,喜爱上了才思隽秀的陈芸,对母亲说: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

之后两人结为夫妻,琴瑟和鸣,恩爱有加。沈复在嘉庆十三年(1808年)写下《浮生六记》,怀悼亡妻,记录生活琐事。书以沈复夫妇生活为主线,记述了他们平凡而又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和浪游各地的所见所闻。

林语堂曾称赞芸娘: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浮生六记》第一章《闺房记乐》便是最可爱的芸举手投足、顾盼言笑留下的痕迹和韵律,是芸之襟怀、灵慧、神韵的自然流露:

合卺后,并肩夜膳,余暗于案下握其腕,暖尖滑腻,胸中不觉怦怦作跳。

自此耳鬓相磨,亲同形影,爱恋之情有不可以言语形容者。

余镌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图章二方,余执朱文,芸执白文,以为往来书信之用。

情之所钟,虽丑不嫌。

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

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矣。

瓜果鱼虾,一经芸手,便有意外味。

余之小帽、领、袜,皆芸自做。衣之破者,移东补西,必整必洁。

无论往事多么不堪,多么苦楚,在深情地追忆中,都会如一缕青烟、一泓清泉、一段清梦,缥缈恍惚,让人感怀和陶醉,人们便在追忆中获得了生命的重温和超越。这是《浮生六记》最大的艺术魅力,也是其让当代小资赏之乐之而难以释卷的主要原因。

芸娘,中国美丽的女子。不识芸娘,枉读中国古典文学。-----胡适  

《浮生六记》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然而我自信这种说法不至于是溢美。想读这书的,必有能辨别的罢。--------------俞平伯  

 

我相信淳朴恬适自甘的生活——如芸所说布衣菜饭,可乐终身的生活,是宇宙间最美丽的东西。在我翻阅重读这本小册之时,每每不期然而然想到这安乐的问题——读了沈复的书每使我感到这安乐的奥妙,远超乎尘俗之压迫与人身之痛苦。----------林语堂

 

《秋灯琐忆》

蒋坦,字平伯,号蔼卿,浙江钱塘人。秀才出身,擅长书法。

 

资料图

关秋芙,名瑛,钱塘人,清宣宗道光三年出生于一位秀才之家。瑛尝学书于魏滋伯,学画于杨渚白,学琴于李玉峰,镜槛书床,可想文采。

关蒋两家为表亲,蒋坦与秋芙绕床弄梅,两小无猜,双方父母便顺水推舟,成其百年之好。

这是一对情深意笃、才情清绝、心性淡远的夫妻,他们意趣高雅,性情相契,尽管生活贫寒,却整日涵泳于琴棋书画中,陶然忘忧。他们既是一对夫妻,又是两个韵友。

秋芙绾堕马髻,衣红绡之衣,灯花影中,欢笑弥畅,历言小年嬉戏之事。

时秋芙归宁三十五日矣。群季青绫,兴应不浅,亦忆夜深有人,尚徘徊风露下否?

秋芙向不工书,自游魏滋伯,吴黟山两丈之门,始学为晋唐格。惜病后目力较差,不能常事笔墨。然间作数字,犹是秀媚可人。

秋芙方鼓琴作《汉宫秋怨》曲,余为披襟而听。斯时四山沉烟,星月在水,琤瑽杂鸣,不知天风声环佩声也。

余为秋芙制梅花画衣,香雪满身,望之如绿萼仙人,翩然尘世。每当春暮,翠袖凭栏,鬓边蝴蝶,犹栩栩然不知东风之既去也。

秋芙素不工词,忆初作《菩萨蛮》云:莫道铁为肠,铁肠今也伤。造意尖新,无板滞之病。其后余游山阴,秋芙制《洞仙歌》见寄,气息深稳,绝无疵颠,余始讶其进境之速。归后索览近作,居然可观,乃知三日之别,固非昔日阿蒙矣。

我家秋芙回家那么多天,有没有想我?

我家秋芙琴技高超,已让我分辨不清是天风声还是环佩声了。

我家秋芙穿上我为她制的梅花画衣,如仙人下凡。

我家秋芙书法写的虽不好,但我看她近日所作之词,真是非常不错,进步很快,已非昔日阿蒙。

……

蒋坦对秋芙从不吝惜赞美,言语之中都在护短。二人真是完美地诠释了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秋灯琐忆》中描绘的夫妻相处之景,总有那么几处让人会心一笑,心生羡慕。

钱塘词家蒋蔼卿的《秋灯琐忆》,也是忆语体的文字,却打破了为悼亡而作的公式,偏是在所爱者生存时作的。所以我们读别的忆语时,总觉得行墨间涕泪纵横,凄动心脾,真有不堪卒读之慨!而读了《秋灯琐忆》,那就不然;心中只是艳羡他们的闺中清福,一些儿不会发生悲感。至于情事的隽妙,文字的俊逸,也不在《影梅庵》《香畹楼》之下,更足矜贵的是,《影梅庵》《香畹楼》都为爱姬而作,而《秋灯琐忆》中的主人,却是正正当当的结发之妻……”-----周瘦鹃  

《秋灯琐忆》,乃钱塘蒋蔼卿之作。序述闺帏韵事,文笔秀雅姿媚,不减冒辟疆之《影梅庵忆语》,沈三白之《浮生六记》。……蒋氏有《息影庵初存诗》《百合词》,秋芙亦有《梦影楼词》。才人佳偶,真不啻秦嘉之与徐淑云。----------王文濡

 

《影梅庵忆语》

冒襄,字辟疆,号巢民,一号朴庵,又号朴巢,明末清初文学家,南直隶扬州府泰州如皋县(今江苏如皋)人。

董小宛,名白,字小宛,号青莲,江苏苏州人,因家道中落生活贫困而沦落青楼,名隶南京教坊司乐籍,与柳如是、陈圆圆、李香君等同为秦淮八艳1639年,董小宛结识冒辟疆,后嫁冒为妾。

 

资料图

张明弼为小宛作传,记她与冒辟疆良晤之始:

一日,姬方昼醉睡,闻冒子在门,其母亦慧倩,亟扶出,相见于曲栏花下。主宾双玉有光,若月流于堂户,已而四目瞪视,不发一语。盖辟疆心筹谓此入眼第一,可系红丝,而宛君则内语曰:吾静观之,得其神趣,此殆吾委心塌地处也!但即欲自归恐太遽。遂如梦值故欢旧戚,两意融液,莫可举似,但连声顾其母曰:异人!异人!

但冒襄在《影梅庵忆语》中述及此事时,却只淡淡缀上了:

从花径扶姬于曲栏,与余晤。面晕浅春,缬眼流视,香姿五色,神韵天然,懒慢不交一语。

实则是:余惊爱之,惜其倦,遂别归。

那一年,小宛年十六。

其人淡而韵,盈盈冉冉,衣椒茧时背顾湘裙,真如孤鸾之在烟雾。

牵留之曰:我十有八日寝食俱废,沉沉若梦,惊魂不安。今一见君,便觉神怡气王。’”

壬午清和晦日,姬送余至北固山下,坚欲从渡江归里。余辞之,益哀切,不肯行。舟泊江边,时西先生毕今梁寄余夏西洋布一端,薄如蝉纱,洁比雪艳,以退红为里。为姬制轻衫,薄如蝉翼,不减张丽华桂宫霓裳也。

姬能饮,自入吾门,见余量不胜蕉叶,遂罢饮,每晚侍荆人数杯而已,而嗜茶与余同性。

姬最爱月,每以身随升沉为去住。夏纳凉小苑,与幼儿诵唐人咏月及流萤、纨扇诗,半榻小几,恒屡移以领月之四面。午夜归阁,仍推窗延月干枕簟间,月去复卷幔倚窗而望。

今姬先我死,而永诀时惟虑以伊死增余病,又虑余病无伊以相侍也,姬之生死为余缠绵如此,痛哉痛哉!

在《影梅庵忆语》洋洋四千言中,冒辟疆追忆了他和小宛的爱情故事。名士名媛,才情俱至,字里行间,哀感惋艳,虽琐碎记来,却情真语挚。像他们这般的柔情逸致,古今来良不多得。

《影梅庵忆语》久置案头,不省谁何持去。辟疆再为寄示,开卷泫然。怀人感旧,同病之情,略见乎辞矣!”——《贺新郎》              -----------------------------------龚芝麓  

 

《香畹楼忆语》

陈裴之,清代诗人。字孟楷,号小云,别号朗玉山人。钱塘(今杭州)人。

王子兰,字紫湘,因所居为香畹楼,又字畹君,《香畹楼忆语》一名亦得自该楼。

 

资料图

陈裴之与紫姬一见钟情,陈裴之即禀明堂上,而后父母之合媒妁之言将之迎娶进门,并营造了新房香畹楼和紫姬同住。

紫姬以她的贤惠与才华赢得陈家上下的钟爱。更为难得者,裴之的发妻汪端为清代著名诗家与评论家。她也欣赏紫姬的贤惠与文才,与其平等相待。甚至连陈氏家长亦对之关怀备至。太夫人还予紫姬以宛然有林下风的高度评价。

余与紫姬相见之次,画烛流辉,玉梅交映,四目融视,不发一言。

闺中之戏,恒以指上螺纹验人巧拙。俗有一螺巧之说。余左手食指仅有一螺。紫姬归余匝月,坐绿梅窗下,对镜理妆,闺人姊妹戏验其左手食指,亦仅一螺也。粉痕脂印,传以为奇。重闱闻之,笑曰:此真可谓巧合矣!’”

余自姬逝后,仍下榻碧梧庭院。翠桃香合,泣置枕函。空床长簟,冀以精诚致之。然鳏目炯炯,恒至向晨,虽有鸿都少君之术,似亦未易措置也。犹忆七月四日兰陵舟夜,梦姬笑语如平时。

姬冰雪聪明,靡不淹悟,类多韬匿不言。

姬如出水芙蓉,不假雕饰,当春杨柳,自得风流。

余初出于不自觉,闻此乃深悔之。频年断梗,转眼空花,影事如尘,愁心欲碎。玉溪句云: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霜纨印月,锦瑟凝尘,断墨丛烟,益增碎琴焚研之恨。

《香畹楼忆语》全文约一万二千余字,其中插入诗十六首、词十首、挽联六首,共两千余字,是陈裴之为悼念王子兰而作。

《香畹楼忆语》跋中有言:客读《香畹楼忆语》,或谓过情,或疑逾礼,余怃然有间曰:“此非深知朗玉之言,且非至性至情人语也。

这大概是对其最好的概括了吧。

昔琴牧子谓非董宛君之奇女,不足以匹冒辟疆之奇男;今以余观孟楷、紫湘之事,遇奇而法,事正而葩,郑重分明,风概既远轶冒董,即就《香畹楼忆语》与《梦玉词》笔墨而论,尤非雉皋所及。

国学总裁班|考古与国学研究||上海成人系统国学课程

- 正读文明|天文易学|古文字学|历史文献学|商周青铜器铭文精读|天文考古学

考古与文物研究|-佛造像鉴赏佛教艺术|瓷器鉴定培训|玉器鉴定培训|青铜器鉴定培训|书画鉴定培训课程

文物艺术品鉴定培训尽在上海金城文物学院http://www.jcart88.com/home/offline

冯时 金文 甲骨文 壁画 石刻佛像 唐代佛造像 隋代佛造像 佛造像 唐卡 木刻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