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学院资讯>师生博文

春秋芮国芮桓公金鞘玉剑

来源:上海金城文物艺术专修学院作者:管理员发表时间:2018-04-09

镂空龙纹金鞘玉剑(图1),出土于陕西韩城梁带村芮国27号墓。玉剑(图2)长29、宽3.8厘米,呈青黄玉,受沁呈棕褐色;剑锋作柳叶形,剑体中间起脊线,剑柄前端作兽面纹,兽耳部有穿孔,是为剑格,下端呈长方形,底部有切割痕, 通体打磨抛光。剑鞘(图3)长18.7厘米,前端呈三角形,两侧呈圆弧形,一侧中部有穿孔,近口部背面有带状穿孔。整器纹饰镂空而成,正面纹饰分三组,每组有4条变体龙纹;背面有镂空方格和三角形。

青铜短剑是春秋战国时期少数民族文化的特殊标识。从北方草原到西南夷地区,曾出土过许多不同形式的青铜短剑。如西周时期以宝鸡为中心出土的柳叶形青铜短剑,就曾向东、南、北流行传播,以宝鸡益门二号春秋墓出土的金柄铁剑之精美达到了空前。然而,陕西东府黄河西岸韩城梁带村芮国墓地出土的这件镂空龙纹金剑鞘玉剑,在迄今为止的考古发现中仅见,甚为罕见。

考古发现,短剑一般放置在棺内,靠近墓主人的腰部。如太原金胜村M251内棺随葬4件铜剑,其中2件玉具剑更靠近墓主人的身体。河南淅川M10出土的玉剑柄,镡上有绿松石镶嵌的兽面纹,出土于墓主人左侧。宝鸡公式国墓地的短剑随葬于棺内墓主人的腰侧,显然,短剑当是死者生前随身携带的珍贵器物。短剑之类兵器多为青铜质地,春秋以后也有铁质的。玉剑之类在商周墓葬中也有不少发现,不过,这些玉质剑戈之类兵器,不具实用功能,当是古人精神与权力的象征。从考古发现来看,凡有短剑出土的墓葬,一般等级都比较高,如陕西长安张家坡西周墓、宝鸡西周公式国墓、宝鸡益门春秋墓,以及河南洛阳北窑、北京琉璃河等地西周墓出土的青铜短剑,均出自高等级的贵族墓。这些短剑有的还配有青铜剑鞘,有的为华丽的金柄镶嵌绿松石装饰,彰显墓主人身份之高贵。特别是玉剑,无数王公贵族,莫不以宝剑配身为荣、殿藏玉剑为尊。传说谁拥有它,就拥有了至高无上、富甲一方的荣耀。在古人的意识观念中,家藏玉剑,镇宅兴业、世代富甲;宝剑赠英雄,友谊长存。足见短剑在古代与青铜器一样,不但是与身份和礼制相关的佩饰,而且还是上层社会生活与人际交往中不可或缺的宝物。宝鸡益门春秋秦国墓葬出土的金柄铁剑表明,春秋时期,贵族的墓葬中就已出现了剑。陕西韩城芮国春秋早期墓出土的这柄金鞘玉剑,置于芮国君芮桓公墓主之左侧,共出的还有礼玉、佩玉249件,以及金器和青铜礼器,这就进一步强化了人们对这种豪华短剑所反映的身份象征的认识。

芮国肇始于商末周初,《诗经》中有关于周文王断虞芮之讼的内容,至西周晚期,又有芮伯芮良夫力谏周厉王不可专利而为世人称道的记载。作为与周天子同为姬姓的芮国国君,率国人定居于水美土厚的关中平原黄河西岸的韩城一带,坐拥一南一北两座城池。2005年以来,陕西的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发掘的3座带墓道大墓,当系春秋早期芮桓公及其正、次两位夫人的并穴合葬墓。其中出土镂空龙纹金鞘玉剑的27号墓,墓葬形制巨大,随葬器物十分丰富。不但随葬有青铜礼器七鼎六簋,还有48件金器以及玉器、兵器、成套乐器,毋庸置疑,墓主必为一代国君。簋上的铭文“芮公作为旅簋”则直接告诉我们墓主确为芮公。至此,连同已发掘的M19、M26三座大墓出土的带铭铜器均有“芮公”“芮太子”,说明梁带村两周墓地的国别确为芮国无疑问。

从这座墓葬中出土的金肩饰、金腕饰、金佩饰、金带饰、金玉具等,不难想象这些金饰品装点下豪华夺目的芮公战袍。其中的金肩饰和佩饰中的方形镂空龙纹佩是至今两周墓葬中绝无仅有的发现,而骑射时佩戴于拇指上的金韘和与玉剑相配的镂空龙纹金剑鞘更彰显了芮桓公尚武的性格特征。

或许,是因为周天子为了体现对戍守边疆防御北狄的芮桓公的特别关照,从而赏赐了大量的金玉器,才使我们在金玉璀璨的墓葬陪葬品中,看到了芮国国君芮桓公日常生活的写照。显然,这柄十分珍贵的镂空龙纹金鞘玉剑在这里出土,充分彰显了芮国国君芮桓公之奢华!

系统成人国学经典  文物鉴定培训 艺术品鉴定培训 瓷器鉴定培训 玉器鉴定培训 青铜器鉴定培训 书画鉴定培训 珠宝鉴定培训尽在上海金城文物艺术专修学院